安郴

拿图说一下谢谢
混迹于名朋,小学生文笔,截图狂魔辣眼调色,林秦接受第一部以及君逸衍生

高度雷点:昕博,胖蟒

北禾:

高三那年抑郁。

作为班级唯一一个艺术生,离开学校艺考的一年成绩骤降,慢慢从一本落到二本。

实验班的老师劝我换到普通班,她们说现在讲的东西你都听不懂。考试按成绩排座位,我永远坐在最后一个考场最后一位。我交上去的卷子永远不会被批阅,因为会拉低实验班平均成绩。就这样恬不知耻的赖在实验班度过了我高中的最后三个月。

我曾今的好朋友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对我说“你别说了,我们都听烦了,我们压力也很大”,对啊,大家压力都很大,谁愿意听你说你的压力。

高考前一个月,我开始逃课。每天去电影院,逛街,看动漫,打游戏,做一切让我觉得我还能有存在意义的事情,当然,除了学习。

当时我开始尝试着追海贼王,听说是很不错的一部讲友情和梦想的动漫,这么美好的友谊和追逐梦想的心,看得我每晚窝在被子里哭,每天都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这样。

被家里人拉着去看心理医生,我觉得多此一举,我只是心里难受而已,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理解我。诊断结果抑郁症又是个什么东西。

高考前一周,终于我妈也受不了我的抱怨与忧郁以及被害妄想症。她拉着我自杀,打开窗户站在窗台上,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感觉不到恐惧。腿挂在外面坐了三个小时,脑子里过了所有还能让自己有所留恋的东西。

第二天我去上学了,顶着大家鄙夷的目光。最后一周,我的所有生活是在化学实验室度过的,那地方没人,安静,只有我。只有课间操时间才会有人从实验室门口过,扒着玻璃窗往里瞅我。

那时候没有从楼上跳下去的原因是,我仍然渴望一段真切的友谊,能够在我痛哭时给我一个拥抱,告诉我一切都很好,我没有错。

发榜的那天我放弃了志愿填报,选择了复读。我没办法带着这个支离破碎的自己进到大学的校门,全新的环境我应该用一个全新的自己去面对。

第二年很好,我告诉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在这条道路上帮助我,除了我自己。我开始习惯在重压下微笑,习惯在老师点名批评时微笑(我是个乖学生,小时候从来没有挨过批评的那种),开始习惯在老师对我说“今年课改你不知道?还复读?教材换新了你只学三个月就高考?你还是报个学校赶紧走人吧,你这样的学生我教不了。”,开始习惯在新同桌告诉我她压力很大时微笑告诉她不要担心,一切都很好。

我努力的去做我想对去年那个自己做的一切,想象着如果去年,有个人能这么笑着安抚我不安的心。

那年我以综合成绩全国第二考进了目标大学的设计学院。大学对我来说都是美好的,虽然我依旧没有遇到我所期盼的那段友谊,但是经过这一年,我的内心已足够支撑我去等待,去面对每一天。

希望自己再也不要回想起抑郁症时候的那种感觉。




小贱文青:







就算只是为了“我”,也请努力地活下去




评论

热度(20273)

  1. 柒尔月白 转载了此图片